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

锦绣年华,青春若梦,躺在理想中仰望,日子在随意飘荡!

 
 
 

日志

 
 

心悦君兮君不知  

2017-05-31 12:28:44|  分类: 情感小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十一岁的江辰希正处于一个连狗都嫌闹腾的年龄。放学后,对这首课堂上老师叨个不停的诗,江辰希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他健步如飞,正奔跑在田野小径上,往家的方向,往自由的方向。三月的田野,嫩叶点点,生命力盎然,犹如江辰希那肆意迸发的朝气,无处安放。

山村夏天的夜晚,月光如连,如霜洒大地。闷热难捱,离睡觉还很远,江辰希与亮子、晓石仰躺在小溪畔的大岩石上,望着天上的星星,一起乘凉。江辰希觉得这个夜晚似乎跟往常不一样,因为晓石提起了爱情,提起了他喜欢一个女孩,她叫冯婷。

晓石是江辰希的好兄弟,长江辰希三岁,人高马大,皮肤黝黑,身材健硕,是打架的一把好手。亮子和江辰希同龄,身单力薄,整个人透露出一股机灵。听到晓石的话,亮子先是一怔,表示不解,恍然间又连连点头,然后就吃吃地笑,却不说话。

晓石转头看着江辰希:“江子,平时你最机灵,冯婷家离你家又近,你得替我出主意,老大的幸福得劳你多上心上心。”

江辰希并不惊讶,他看了晓石一眼,又转过头,目光缓缓地晀向远方。远方,小溪波光粼粼,一荡一荡,日夜不息地淌向未知的远方,远方黑洞洞的,没个着落。江辰希没回答,他隐隐觉得晓石所念的爱情就像这溪水,也没个着落。


(二)

晓石是有眼光的,冯婷是江辰希的同班同学,时常扎个马尾辫,性格幽闲,远看明眸善睐,清新秀丽,近看黛眉琼鼻,姿态天然,是附近少年公认的最标致的姑娘。

每次路上遇见冯婷,少年们仿佛都成了骚年,嚷嚷着,朝她吹着口哨。那时,骚年们的心就跟冯婷身后的马尾辫一般,一跳一跳。

江辰希没想到他和冯婷从小学一年级起一直在同一个班。冯婷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还是江辰希的学习帮扶对象。通常放学后,冯婷总会揪着江辰希不放,因为江辰希总是背不完课本。

江辰希很纳闷,明明自己背的很熟,但是当到她面前时,总会莫名慌张;他也很内疚,每次放学总是留她到很晚;他还很羞愧,觉得自己是不是很笨。

冯婷每次都很有耐心,似乎毫无恼怒江辰希的意思,等疙疙瘩瘩终于背完了,就静静地收拾停当,同江辰希一道回家,江辰希走在前,冯婷在后。

晓石不知道,江辰希内心一直藏有一个秘密,是一个关于他与冯婷之间的秘密。江辰希家住山脚,地处偏僻,就与冯婷家近。由于附近没同龄朋友,他们打小就一起。

曾经,两小无猜,无邪纯真。江辰希大胆开朗,活泼好动,而冯婷性格好静,总是怯怯地跟在身后,像只乖巧的小猫咪。冯婷委屈了,江辰希总不忘护着她。

好景不长,随着入学,境况慢慢就变了。江辰希不爱学习,成绩糟糕,又好动捣蛋,故打入学起,除了冯婷,就不受老师、同学们待见。江辰希清楚地记得,那天老师私下叫住他说:你自己爱闹,我不想管,但请不要影响他人学习,更不要影响冯婷。

那天,江辰希罕见地安安静静地趴在课桌上,默默地听完了一整天的课,没说过一句话。后来,他结识了新的朋友,晓石、亮子,一起打架、折腾,似乎慢慢地又回到未来遥远到没有形状,日子单纯到没有烦恼的生活。只是,他不再让冯婷跟着,不再护着她,也不再带着她走过那条令她害怕的林间小道。


(三)

一个冬天的凌晨,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临窗大树晃荡不止,叩击着窗户,砰砰作响。霎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雨粒砸在青瓦上,声音沉闷。江辰希被惊醒了,拉开了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上学的路上要经过约莫一里的林间小道,小道两旁树木参天,抬眼枝叶密布,幽静阴森。天还黑,江辰希站在小道入口,单薄的身材与撑着的大黑油纸伞极不相称。已经过去了多半个小时,他就这么站着,电闪而过,照亮了江辰希坚毅的脸庞。

首先映入江辰希眼帘的是一把熟悉的小花伞和迟疑的步伐,待近些,看到的是伞下苍白、惊慌的小脸。江辰希没说话,转过身,往前走去。发现了江辰希,冯婷脸上的表情由紧张转为错愕,再转而为惊喜,她踏着小碎步,小花伞快速地靠近大黑伞,一种熟悉的温暖感觉在冯婷心底滋生。

道路泥泞,一如以前,江辰希走在前,冯婷在后。冯婷紧紧地抓着雨伞,咬了咬嘴唇,迟疑着,小声问:“小希,你是不是讨厌我了?”也许是雨声太大没听到,又或是不想回答,冯婷没等到答复。

雨幕中,视线模糊,远远望去小花伞和大黑伞仿佛紧紧挨在了一起。如果,这条小道无尽,那么在雨夜里一直走下去,是不是就会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又或是一声叹息!


(四)

当江辰希碰着一大束山茶花站在冯婷面前时,江辰希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次惊慌和闪躲。山茶花花瓣洁白,气息清新,是山村中最美丽的花。冯婷低下了头了,看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那是一个周六的清晨,江辰希风风火火地往冯婷家跑,正好遇着冯婷。冯婷上身穿着白色T恤,配上一条淡蓝色的裙子,亭亭玉立,让江辰希觉得眼前一亮。

江辰希呆呆地看着羞红着脸的冯婷,思索着该如何开口。远处的山谷送来一阵清风,拂动了冯婷额上的两束刘海,显得俏皮可爱。见江辰希不说话,冯婷的脸更红了。过了会,像下定了某种决心似得,冯婷低低地说:“小希,就算这样,你也还是要老老实实背课,我还是不会放宽要求的。”

愣了楞神,江辰希没明白,说道:“我老大晓石,托我送给这束花给你,还有书信一封,花是从山中新采的,和你很配,信在花里。”江辰希将花递给了她,没等她再开口,就转身跑开了。江辰希想着她刚才说的话,心里莫名痒痒的,又觉得替晓石送花,似乎不大情愿。

第二天,江辰希兜里揣着许多新鲜采摘的野山果,偷偷地往冯婷家里走。他爱吃野山果,觉得这是难得的美味,冯婷应该也会爱吃。其实江辰希心里很忐忑,他希望冯婷可以吃上果子,又不想冯婷知道,更不想晓石和亮子知道。

及至冯婷家,发现院子门紧闭着,江辰希望着四周高耸的围墙,心里空空地,很失落。呆了半晌,江辰希想到一个办法,决定爬墙而入,把野山果放在冯婷的家门口,两全其美。

计较已定,江辰希找了根竹竿,靠在墙上,熟练地爬上墙头,正待翻墙而下,不想院内一条大黑狗冲了过来,扑向墙头,仓促之中,江辰希从围墙翻落下来。额头擦破,脚也扭了,但江辰希毫无知觉。他定定地望着怀里一片稀烂的野山果,无声地流着泪。

晚上,江辰希做了个梦:朦胧中,他看到冯婷在原野上放风筝,广阔的草地上野花遍地,他就在旁边一直追赶着,却总和冯婷隔着一段距离,累了也停不下来。

周一背课时,冯婷发觉了江辰希额头的伤口和走路的异样,责问道:“怎么回事,又跟着晓石、亮子去打架了?”江辰希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耸了耸肩,咧嘴一笑,满不在乎地说:“是啊,你管得着么?”冯婷转过身,第一次不管江辰希课文还没背完课,气鼓鼓走了。


(五)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个梦,江辰希细心地折了一只风筝。江辰希觉得,冯婷和他的关系就像风筝,风筝在天上飞着,自己在地上奔跑着,风筝美丽、高高在上,吸引着许多人的目光,可望却不可及。

青春的荷尔蒙,犹如烧着的荒草,迅速蔓延,一发不可收拾。几年后,江辰希发觉自己成了一个传递员,不仅替晓石,还替许多人传递书信。

冯婷已不是江辰希记忆中那个怯生生的小女孩了,现在出落得更好了,许多人开始追求她,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也只能通过书信来传达爱意,而冯婷只接江辰希的书信。

江辰希常在傍晚时分将书信转交给冯婷。她总是看也不看就撕了,然后朝江辰希淡然一笑。偶尔,冯婷会和江辰希聊会。冯婷会问江辰希的理想,然后又谈到她自己的理想。江辰希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偷偷看着她温润的侧脸。等冯婷突然转过脸,江辰希总是慌张的转过头,她就“咯咯”的笑。

江辰希觉得春风再美也比不上冯婷的笑,感受着身旁的姑娘,记忆中的时光居然已是那么漫长。江辰希其实想对冯婷说:你看过春天和高原吗?我想让你知道,我会像春天一样守护着你。

  风筝,是会断线的。江辰希要搬家了,跟父母去往一个海边的城市,一个没有冯婷存在的陌生地方!那个晚上,江辰希第一次主动去找冯婷,支吾着:“我…要搬家了,可能……”冯婷显然吃了一惊,肩膀微微颤抖着。

两人一起在河畔坐着,四周很安静。江辰希大胆地凝望着冯婷,看着微风轻轻地吹乱冯婷的长发,他伸出手想替她捋顺,迟疑中,手又慢慢放了下去。冯婷不敢看他,她眼眶晶莹,泪水扑簌簌地掉。

离开时,冯婷给了江辰希她家的电话号码,让江辰希一定要记着,别忘。她说:“每年除夕夜晚,都一定一定要记着打给她,是每年都要打,她会一直等着!”她还告诉江辰希她要报考的大学,江辰希也一定一定要写信给她,她不会嫌他字丑。

冯婷喜欢一首先秦的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六)

常说时间会冲淡一切,距离会让一切变得陌生。晓石当兵去了,已不再念叨着冯婷,但这些却将江辰希对冯婷的思念凝炼、提纯。

陌生城市过的第一个除夕夜,寒风刺骨,江辰希站在公用电话亭已很久,他拿着电话,手指发抖,却一直不敢按下那几个熟悉的号码,其实在心里早已不知拨动了多少遍。

当江辰希终于下定决心打过去时,接电话的是冯婷妈:“她平时很早睡了,不知为什么,今天一直不肯睡,守着电话,像是在等人,等了很久,累了,趴沙发上睡着了。她还反复叮嘱我,要她不小心睡着了,来电话一定要叫醒她。”

江辰希眼中的景象渐渐模糊,他哽咽着,但还是假装沉稳地说:“算了,阿姨,也没事,她很累了,让她好好的睡吧!”挂电话的那一刻,江辰希心很痛,后来也没写信给她。自此,两人杳无音讯。

爱情,在不在前方?滚动的青春,滚动的年华。晃眼已然是八年后。那条熟悉的林间小道,阳光透过密密的树枝照射下来,地上斑斑驳驳的,显得不大真实。

一个身影,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白色的衬衣在一缕缕阳光的映衬下有些耀眼。曾经的少年已经蜕变,江辰希踩着树叶,安静地走在这条熟悉的路上,背影很落寞。“小希,是你吗?”突然,身后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有些迟疑不定,声音熟悉又遥远。

在经年后,感叹,那两个少年: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姿色绝伦,似水流年也被她所影响,他只能带着憧憬远远望着,喜欢却又不敢靠近;另一个,阳光开朗,安之若素,一直默默地守在身边,陪她看尽花开花落,细水长流,峥嵘岁月也被他所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