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

锦绣年华,青春若梦,躺在理想中仰望,日子在随意飘荡!

 
 
 

日志

 
 

我们为什么要一起吃饭  

2012-03-16 21:40:51|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当我们决定要在这里还是那里吃饭时,也许要考虑的是,哪些人,是我们内心真正当成“我们”的人。

我们为什么要一起吃饭 - 淡淡 - 淡淡

        一起吃饭、吃到一起去,有多不容易

  能在一起吃饭不容易,有多少新婚夫妻一起磨合,首先面临的就是吃饭问题——且先不说饭是谁做,碗是谁洗:是爱吃甜还是爱吃辣,盐的多少,颜色的浓淡,份量的多少,食材的搭配,餐具的选择,有N多个变量。两口子能在吃饭的问题上和谐了,安定团结的基础就有了一半。

  不仅在家庭中如此,在集体里,如果能找个大家都认可的餐馆,没有人觉得是在将就,那真是一件好事。单位如果有食堂就知道,大家都说食堂不好,可说不好的维度是不一样的,有嫌太荤的,就有嫌太素的,充分体现什么叫众口难调。有文章谈中国的国宴,建国初定下的风格,以扬州菜为基础再加以丰富,因为扬州菜口味适中,又比较精致,能够适合大多数外宾的口味——上升到外交层面,这吃饭真是学问。

  吃饭说来像是比较具体的方面,其实和许多形而上的东西是联系的。比如宗教,佛教徒吃素,回民禁猪肉,基督徒饭前要做谢饭祷告,不同的形式背后是不同的观念体系。还比如文化,各地、各国文化有差异,有豪放的大饼卷葱蘸酱,就有精致的小碟小碗小点心。我是北方人,当年第一次到南方,小小的饭碗端上来,我就不适应;我一连添了几碗饭,餐馆的人也不适应。有一次从南方开车北上,进入山东境内,大菜盘子一端上来,我就感慨,到北方了。还有中西的差异,吃西餐,一手刀、一手叉地那么一拿,就有异样的感觉。在印度旅游,回想起来最受不了的,是每顿都是咖喱。现代社会还制造了一种新的文化,叫做减肥文化,以这个文化为基础又产生了新的喜好与禁戒,在这方面观念不一的人还真吃不到一起去。

  一起吃饭的成本

  在一起吃饭不容易,还因为“一起”不容易。现代人都忙,忙着忙着,就没工夫一起吃饭了。夫妻之间,不仅一起做饭成了奢侈,一起吃饭也是。记得小时候,看《世界知识画报》上里根夫妇一起吃早餐,每人一个带桌板的扶手椅,里根一个盘子,南希一个盘子,怎么看怎么别扭,不符合中国人什么都掺合着的习惯,可以说是我对东西方文化差异的最初印象。可不管怎么样,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只要在一起,总是好的。

  中国人喜欢在一起吃饭,最好是围着一个大桌子。可为了建设现代化,大家庭的吃饭也成了奢侈。每年春节中国人全民性的迁徙,要回家,回想起家的气息、家的感觉、家的温暖、家的热闹,总也离不开一顿全家坐在一起的团圆饭。这个心情普世皆然,美国人到了感恩节,也要全家坐在一起吃一顿火鸡大餐,他们尤其津津乐道的是每家都有特色的火鸡馅料。为了这一顿大餐,哪怕这之后的一周甚至几周为了干掉吃不完的火鸡肉天天吃火鸡汉堡,也在所不惜。

  这几十年的中国,生活节奏快,生活变动多,家人在一起不容易,朋友在一起也越来越不容易。地球村时代,天天能在网上见面,可真人版的,发小、老同学、老朋友,能聚齐了,在一个城市的一个餐馆一起吃顿饭,得多少人推掉多少件其他的事情才有可能发生。看着饭局上,刚才还和小时候一样开玩笑没正形的朋友,手机一响,立马换了严肃甚至急迫的表情和口气,就知道一顿饭背后的成本有多大。

  能一起吃饭的,总要是“我们”

  既然“吃饭”那么不容易,“一起”也不容易,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吃饭呢?这答案在问题里已经有了,就是“我们”。能在一起吃饭的,总要是“我们”。夫妻是“我们”,家人是“我们”,朋友是“我们”。我们愿意花时间、花成本,去调难调的众口,去安排时间表上N多安排不开的事情,是因为那个或那些要在一起吃饭的人,是“我们”。

  说“我们”,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情感,广义来说,都在爱的范畴。基督徒聚会后在一起吃饭,有一个专业名词,叫做“爱宴”,虽然吃的东西可能很普通,并不是宴席。哪怕谈论吃饭都能密切感情。在一个叫“亲密之旅”的心理培训中,在小组破冰阶段的一个讨论话题是“小时候爱吃的一种食物”。培训老师黄维仁博士后来讲解时说,谈吃饭时人会“退行”,就是退回到较早期的发展阶段。要让团体建立情感联系需要这种退行,所以要在一开始设计谈论吃饭的环节,让组员放下现在的身份、状态,回到比较童年的、本真的自我状态。

  如果一起吃饭的不是“我们”,就叫应酬

  同事之间,合作人员之间,也是一种“我们”。前一阵有实习生来我的部门,一个多月的时间,最后大家在一起吃了顿饭。因为有一位维族同学,去了一家清真饭馆。虽然时间短暂,但是还是很开心,不仅因为那家餐馆确实口味不错,更是因为这是一种情感的交流,让这项工作以及在工作中的形成的“我们”有一个完满的句号。一般单位,年终也总要有顿年终宴,让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密切“我们”感。台湾把年终宴叫做“尾牙”,不仅要吃,还要歌舞,搞得更成系统。

  还有一种饭不是那么好吃的。从《让子弹飞》到《鸿门宴》,说的都是饭桌上搞权力斗争。即使不那么极端,不会关乎掉不掉脑袋,饭局上也有太多太复杂太微妙的关系。有多少表面上热热闹闹、风风火火的宴席,吃饭的人并没有真心真意把这当成“我们”的事。中文语汇丰富,有一个现成的词,叫做“应酬”。

  应酬,当然是为了工作,如果恰当为之也无不可。但在一起吃饭,很容易模糊公私的界限,不可不慎,所以公款吃喝、三公消费被人诟病。饭局敬酒,还往往让酒量小、权力层级低的人付出身心健康的代价,就更成问题了——且不说这种喝酒法是否就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应酬的成本不仅是金钱和健康,还有时间。如果为了工作,常常要和不是很有“我们”感的人在一起吃饭,终究是件成本太大的事情。

  有一个研究,去调查临终的病人,问他们回想自己一生有什么遗憾。很少有人的遗憾是工作做得太少,多数的人遗憾的是没有给家人足够的关心、陪伴。关心、陪伴,离不开每天最普通的吃饭。当我们决定要在这里还是那里吃饭时,也许要考虑的是,哪些人,是我们内心真正当成“我们”的人。然后,不需要问为什么,让我们在一起吃饭。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